37年以来,我们在不断向优秀的客户和项目提供卓越服务的基础上建立了自己的事务所。

1975 – 研讨会:与 Ettore Sottsass 和 Gaetano Pesce ' 为自己设计'

1975 – 研讨会:文化上不可行的建筑 (Culturally Impossible Architectures)

Cavart